8条记录/1页 1

阵地建造遇塌方 导弹兵用中空注浆锚杆给工程装上“金箍罩”

2016-10-28 17:10:33

 ——走进火箭军某工程部队

新华社记者张选杰、李兵峰、胡龙江
被誉为导弹“筑巢人”的火箭军某工程部队,是一个特别的集体。尽管从没有触摸大国长剑,但他们是“龙宫”缔造者,在岩层深处追逐愿望,为共和国构筑起一道道“藏得住、打不着,抗得住、摧不毁”的“地下长城”。
铁骨铮铮
一代代导弹工程兵把使命看得比命重、把责任看得比天高,用铮铮铁骨支持中华民族的脊柱。
新中国建立后,这支部队面临国外技能设备封锁,战胜施工技能弱、机械装备少、塌方险情多等艰难,用钢钎大锤、靠肩挑背扛,托举起一个个令国人振作、让国际瞩意图“平和堡垒”。
他们承建了中国一系列战略工程、中心工程、领袖工程,参加完结第一颗原子弹、第一颗氢弹、第一颗人造地球卫星发射塔架的装置使命,建造了中国第一个导弹实验基地、第一代核武库、第一批导弹阵地……
部队长康建国介绍,进入新时期,他们的使命使命不断拓展深化,背负着阵地工程建造、战时工程保证和非战役军事行动应急援助等使命使命。
他们严格按照实战需要,练就平战迅速变换、各类毁伤处置、高效抢建保通等才能,建起交通抢险、电力抢修、通讯抢通、抗洪抢险和国际维和5类8支应急援助队,能同时背负多个不一样方向严重灾情救援使命。
“为了建好能打胜仗的地下工程,官兵们终年钻深山密林、赴高原戈壁,奋战在全国数十个施工点位,甘作火箭军的战斗力基石,努力为振国威、慑强敌提供坚实依托。”康建国说。
苦乐相伴
导弹工程兵的“强军梦”,绽放在大山、戈壁的岩层深处。
“没到过国防工程施工现场的人,就不能了解导弹工程兵的苦,也领会不到他们的高兴。”参加过40余项阵地工程建造使命的高级工程师喻明安说,塌方、岩爆等这些风险,对导弹工程兵来说,每天要面临。
在一次阵地建造中,遭遇杂乱地质,出现多处溶洞群,塌方频频。如别的选址,不只耗资大,且耽搁阵地使用时间。最后,官兵们硬是用300余吨钢材木头、500多根中空注浆锚杆给工程装上了“金箍罩”,降伏了这个“绊脚石”。
导弹工程兵身处恶劣环境,全日与大山为伍,与岩石为伴,经受了常人不可思议的孤寂和苦痛,但没人喊苦叫累。
当问及“最缺的是什么”时,很多官兵不约而同答复“阳光”,问到“最大的愿望是什么”时,一些官兵答复“想有一场‘阳光浴’”。
“大山里日照时间短,遇到使命重、工期紧,早进步工地,黄昏才出来,半个月也难得好好晒次太阳。”全国人大代表、某工程营营长刘国龙说,新兵刚开始不习惯,老兵就画个太阳挂在施工现场。
一代代导弹工程兵,把芳华热血洒在导弹阵地,写在祖国的地图之上。
士官付军长身患重症仍据守国防施工第一线,宁可透支生命、绝不拖欠使命;“吊王”寇书平、“钻王”魏金魁在本职岗位上几十年如一日,脚踏实地、静静贡献;大学生战士罗琦履行工程测绘使命突遭山体滑坡,献出了年轻的生命,当从石渣中把他刨出来时,他的怀里还抱着心爱的测绘仪……
立异为犁
“现代科技和理念带来革命性、颠覆性的改变,推进国防施工由人力密集型向科技效能型改变、向信息集成型跨越。”荣获近10项戎行科技进步奖的高级工程师任庆成说。
曾经,这支部队大型机械装备利用率不到20%,现代化施工技能手段不多。今日,走进一个个施工现场,出现的满是“数字化”施工现象。
在出渣工作现场,看不到携锹带镐推小推车、毛巾捂鼻呛得流泪的情形,官兵们只需使用便携式终端,就可让宛如长龙似的皮带输送机迅速工作,将爆炸发生的石渣送出洞外。
以往施工指挥时,在隆隆的机械声中,一条条指令让官兵“跑断腿”“喊破嘴”。如今,每个工区都建有信息化指挥中心,指挥员只需安坐电脑前,就可处理各种数据,科学分配兵力装备,施工功率大大提高。
“不日新者必日退,导弹工程兵时间怀着‘不立异不可,立异慢了也不可’的紧迫感。”这支部队的副政委孙乐说,官兵们“双脚扎在山谷里,双眼长在山顶上”,在施工中融入立异科技,写入立异设想,让导弹阵地经得起将来战役检测。
三级军士长龚晓斌通晓23项施工技能,改造12项技能效果,被原第二炮兵颁发“导弹工程兵榜样士官”荣誉称号。二级军士长崔道虎战胜技能、技术等难题,成功研制“多功能全自动除锈机”,添补军内空白。
这些年,这支部队先后获得数百项立异效果,76项获戎行科技进步奖,全部运用到国防工程施工中,发生了巨大经济和军事效益。
本文由中空注浆锚杆  常州高远管业整理发布!

版权所有:常州高远管业有限公司    l    地址:江苏省常州市横林镇牛塘工业园长沟路44号
电话:13685281168 13861219976     l    传真:0519-88726851